• 阻尼涂料,聚脲,耐烧蚀涂料,阻尼浆,水性阻尼涂料,船用阻尼涂料,聚脲防水,聚脲防腐,汽车降噪涂料
  • 聚脲产品

从行业早鸟到浴火凤凰 聚脲材料隐形冠军的创业路与生意经

时间:2020-12-22作者:爱尔家佳来源:爱尔家佳

涂料潮流,风云变幻;行业纷争,剑拔弩张。


曾几何时,油漆大行其道,长期占领着中国涂装行业的主流地位。直到雾 霾等一系列的环境污染事件,加速了人们环保意识的觉醒。油漆因其含有挥发性有机物(VOCs)等各类有害物质,成为万夫所指。


2018年,为持续加大生态环境保护力度,改善生态环境质量,国务院正式出台《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》,重点区域禁止建设生产和使用高VOCs含量的溶剂型涂料、油墨等项目。随后,深圳、上海、天津等地相继发布“禁油令”,水性涂料、无溶剂涂料等环境友好型涂料终于迎来了它的春天。


聚脲正是这样一种高性能的无溶剂环保涂料。正所谓外行看热闹。虽说聚脲材料在业界掀起了一场涂料革命,但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,都十分陌生。


聚脲作为一种新型的“万能”涂料,凭借其出众的环保性能,广泛应用于防水、防腐、耐磨、防爆等领域,被誉为“二十世纪末期涂料、涂装技术领域的伟大发现”。


即便如此,如今被誉为“新材料行业十大黑科技之一”的聚脲,依然经历过藏在深山人未知的尴尬,蛰伏长达十数年之久。回溯中国聚脲的逆袭之路,还得从二十几年前那群平凡的化学工作者说起。


01

一封信扣响聚脲世界的神秘之门


一项国内空白的技术从无到有,需要多久?


王宝柱的回答是,要真想做出一项填补国内空白的技术,没有一群人完全沉下心来钻研至少三五年的时间,根本没有可能。


1994年,毕业于北京化工大学的王宝柱,来到青岛某研究所从事特种功能涂料的研发工作。翌年,正式参与了喷涂聚脲的探索研究之路,成为国内专业研究喷涂聚脲技术的先行者。


图片

王宝柱


万事开头难,中国聚脲的研究完全是从零起步,相关的原料、设备都需要进口。但那个年代的进口手续极其繁琐,公司领导决定自己去国外考察设备、购置原料,尤其是国外同行的聚脲产品,都被我们买回来进行分析测试。”王宝柱对《大国之材》讲述道。


彼时的国内设备技术落后,聚脲材料的研发更是毫无前车可鉴。王宝柱等人只能翻阅手头上仅有的、从国外带回的资料,一边啃着全英文的说明书,一边琢磨设备的调试和配方研发。但对于甩开国内好几条街的喷涂设备技术,着实让王宝柱和他的队友们一头雾水。


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,一个偶然的发现让事情迎来了转机。


在查阅资料时,王宝柱发现了一篇论述喷涂聚脲技术的美国文章。经查询,其作者正是聚脲行业的“先导者” Dudley J. Primeaux(以下简称Dudley)。这位专攻聚氨酯硬泡及软泡体系应用研究的美国有机化学家,曾于1986年首次提出“100%固含量喷涂聚脲弹性体技术”概念。


为抓住这根来之不易的“稻草”,在那个通讯落后的年代,王宝柱怀着紧张又激动的心情,洋洋洒洒地写下一封英文长信寄出。这封飘洋过海的书信,把王宝柱等人困惑已久的技术问题带到了Dudley的身边。


“我们一开始写信,然后改成发传真,后来有条件了便开始使用邮件。前后三年多,我保存下来的往来资料都有厚厚一摞了!”王宝柱笑说。


1998年6月,眼看时机成熟,王宝柱等人随即对Dudley先生发出访问邀请。在后续为期三天的技术交流中,Dudley先生对设备的使用与调试作了详尽的指导。


刻苦攻关的日子持续了三年。终于,1998年9月,中国第一个聚脲配方喷涂成功,填补了国内涂料行业的空白!随后在我国投入商业应用的过程中,聚脲的热度一路攀升,年产量从2000年的100吨,迅速增长到2010年的20000吨。


12年是一个轮回。自1986年美国Texaco公司成功喷涂出了世界第一个聚脲产品起,时间上整好领先中国12年。接下来的日子里,王宝柱等“聚脲人”在发展中国聚脲的路上奋起直追。


02

从象牙塔里走出的企业家


2006年,王宝柱的夫人郭焱率先离开研究所,创立了青岛爱尔家佳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爱尔家佳”),其名称来源于“Air++”,寓意让空气好上加好,环境好上加好。从北京化工大学做毕业设计开始,就没有离开过环保涂料研究的郭焱,在创业之初,便选择了环保涂料这一大势所趋的行业。


彼时的王宝柱,仍在研究所兢兢业业的从事科研开发和市场营销等工作。在体制内多年的打拼,让王宝柱逐渐意识到,国企体制的层层掣肘,让他隐约间感受到了事业的天花板。多年的磨练和沉淀之后,王宝柱带着他的“聚脲梦”迈出了勇敢的一步,加入爱尔家佳成为一名创业者。


当初的选择是笃定对环保材料发展前景的信心,觉得有更大的机会闯出一番新天地,将自身的技能和梦想变现。王宝柱满眼坚定地回忆着。


从科研工作者到创业者,对王宝柱而言,不仅仅只是身份上的变化。“在国企提供的平台上,科研工作者多偏向于‘背书’,讲究研发实力。但作为创业者则完全不同,从技术能力到供货实力,一切都需要证明。


王宝柱还提到,聚脲作为环保材料的新生事物,本就缺乏一定的社会认可度,当时的客户大多来自于央企和大型国企。爱尔家佳还是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,要想征服这些巨头客户,更是难上加难。


图片

爱尔家佳生产车间


“今年8月,CCTV1到爱尔家佳摄制了一期名为《神奇的涂料》的科普栏目,节目播出时特意为‘聚脲’二字注上了拼音。”王宝柱谈道。


推广难度可见一斑。聚脲市场的发展不能仅凭企业一己之力,更需要不断提高大众对聚脲材料的认识度和接受度。也正是这份责任感,推动着爱尔家佳在聚脲技术的研发与推广之路上砥砺前行。


2016年,是“十三五”规划的开局之年。乘着国家“大力发展环保新材料”政策东风,爱尔家佳成功登录新三板,成为中国以喷涂聚脲为主营业务的新三板挂牌第一股。


此后几年,借着新三板的“背书”,爱尔家佳不断发展壮大,高水平人才不断加入,管理体系日臻完善,奠定了爱尔家佳在聚脲行业技术领先者的地位。


图片

爱尔家佳科研工作室


市场正在加速成熟。据QYR调查结果显示,2018年全球聚脲市场总值达到了44亿元,预计2025年可以增长到59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(CAGR)为3.9%,市场前景一片向好。


在王宝柱看来,这是一个非常保守的预期,中国聚脲市场已经进入爆发式增长期,崭新的应用场景不断涌现,属于聚脲的时代正在到来。


03

聚焦细分市场 从“隐形冠军”到“小巨人”


2015年,作为全面推进实施制造强国的战略文件《中国制造2025》正式印发,在《中国制造2025》提出的十大重点发展领域中,轨道交通、航空航天装备、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等赫然在列。


中国聚脲市场的蓬勃发展,不但催生出很多小的聚脲企业,也吸引了美国Line-X、德国巴斯夫等国际化工巨头的瞩目,纷纷进入布局。


一方面不能被不规范的小企业带入价格战的泥潭,一方面还要从一众世界五百强中脱颖而出。面对这样的挑战,爱尔家佳选择了一条差异化的发展之路——进行自主可控技术的研发,成为国产化替代的生力军。


当谈及爱尔家佳的国产化替代历程时,防爆聚脲技术的军工课题攻关让王宝柱颇有感慨。回顾研发过程,王宝柱感慨道,对于一家中小民营企业而言,最难的并不在配方的设计,而是实验验证。爆破测试对环境要求极高而且费用高昂。


为控制测试的成本,王宝柱带领团队,通过反复推敲和数字化模拟,将一系列可行方案浓缩成几个模型,在进行不断优化、精中择优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近两年的攻关,最终王宝柱带领技术团队高质、高效的完成了研发任务,并且已经在防爆领域取得了成功的市场应用。


走技术立企的国产化替代之路让爱尔家佳吃尽了苦头,也尝到了甜头。目前,在船舶舰艇行业,爱尔家佳的阻尼材料相继应用于雪龙2号、蛟龙号母船等高等级海洋科考船的减振降噪中;在轨道交通行业,其防火材料、阻尼材料、耐电弧击穿材料已经可以与来自德国、瑞士、日本等发达国家的产品一较高下。


显然,爱尔家佳这步棋下对了。


“作为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,爱尔家佳一直高度重视自主可控技术的研发和应用,如阻尼材料、防火材料、耐电弧击穿材料等产品,在国产化替代的征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”王宝柱告诉《大国之材》。


图片

爱尔家佳


十年栉风沐雨,十年春华秋实。2016年,爱尔家佳被评为青岛市“隐形冠军”企业。从“行业幼苗”成长为参天大树,爱尔家佳整整“浇灌”了十年。近日,工信部公示了第二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,爱尔家佳榜上有名。


作为行业翘楚,爱尔家佳不断探索聚脲行业长远发展的意义和路径。


2017年,爱尔家佳承担起中国聚脲防水人才职业技能鉴定的培训工作,为聚脲行业输送了一大批专业的施工人才。在推动行业标准化的进程中,还参与了多项行业标准的起草工作,努力发动聚脲行业力量,呼吁建立良性竞争的市场秩序,助力中国聚脲行业的可持续发展。


推动爱尔家佳不断前进的,除了其自身的研发实力和对技术极高的追求以外,更因其多年来“守其初心,始终不变”的坚持。